2013 年 1 月 英國雜誌 Diva 雜誌專訪

Diva Jan 2013

英國雜誌 Diva 雜誌專訪中文翻譯:

這些年 t.A.T.u. 怎麼了?

被媒體譽為“惹人注目的蕾絲邊”的俄羅斯流行音樂二人組以她們的女同風格曾經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十年之後,我們不禁要問:真相是什麼?

採訪:JAMIE TABBERER 中文翻譯:HITATU

據報導 t.A.T.u. 是全球最暢銷的俄羅斯流行音樂組合,而距離她們發行產生深遠影響的作專輯《超速快感》至今已有 10 年,該專輯表達的主題是青春期叛逆與同性之愛——或者說當年我們中的很多人是這樣理解的。這個組合已經不復存在,但我們還是分別採訪到了Lena Katina 與 Julia Volkova,請她們和談談關於成功、遺憾,以及依然強大、神秘、有爭議且會被永遠烙印在世界流行文化意識中的組合形象。

DIVA: 回顧《超速快感》這張專輯你們有什麼樣的感受?

Julia: 它絕對是個轟動。從各方面來說我們都向全世界打開了大門。而10年後粉絲依舊想要聽這些歌,是一件很酷的事。
Lena: 它是一張很棒的唱片。我喜歡去想關於它在全球暢銷的這件事——因為這些歌都琅琅上口,我和 Julia 的合唱產生了不錯的化學反應。

這張唱片對你們而言代表著什麼?

Julia: 這張專輯是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代表著我們經歷過的一些事。最主要的當然是愛,愛是無限的,你無論和誰相愛都是可以的,同性或是異性。很多人因為這個感謝我們。
Lena: 我們曾擁護了 LGBT 群體。我們是第一個在大螢幕上以非常坦白的方式來擁護的人,而我們得到的回報也是豐厚的,因為許多人告訴我們說,他們不再感覺孤立無援。同時,對於我們那一代的青少年來說,也是一段難忘的時光,在那段時間裡,我們大都在嘗試發現與探索關於自身、關於愛情、性,以及整個世界。

是否全世界過分關注了你們關於性方面的事情?身在二人組當中是否讓你們會更容易應付無處不在的監視?

Julia: 當然的,許多人至今還很好奇。Lena 和我當年很親密,我們在一起就像是一家人。
Lena: 所有人都對我們的性取向感興趣。我們曾經說我們只是很愛對方。當只有兩個人時,你們會分享每一件事情,好的與壞的,同時,在臺上你們也可以依賴對方。曾經有這樣的一種情況,我們當中的一個人生病了,於是另一個人就來當主唱的角色,會給對方帶來強大的動力。

人們還在爭論你們是否有利用女同性戀想像作為行銷工具。

Julia: 我從來沒有試過或者實際上隱藏過自己是雙性戀的事實。當年我們才14或15歲,正在尋找自我,對很多事情感到困惑。這只是我們的個性使然,因此,我們只是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做了正確的事情。
Lena: 這是娛樂界。但我們跟隨著自己所相信的東西,並真誠地將之表達出來。我們是藝人和表演者。我們從沒有利用女同志的形象,我們只是在生命中的那個時候做自己覺得正確的事情。

在你們兩個共同經歷過如此之多以後,你們現在是否還是好朋友?

Julia: 是,我們共同經歷了很多,但如今我們都在為自己的個人事業打拼,在兩個“平行世界”中。
Lena: 因為我們彼此都在致力於自己的個人專輯,所以不太經常聯繫了。我們經歷過的一切已經成為我們的歷史——在我的心裡會永遠為Julia 留一個特別的位置。

對於俄羅斯同性戀權益的現狀,你們有何看法?

Julia: 俄羅斯禁止舉辦行同性戀遊行,同性戀在俄羅斯要生存下去很困難。我有許多我很愛的同性戀朋友,我認為性小眾人群和其他人一樣有資格存在下去。
Lena: 我覺得所有的那些法律都是,我最近在聖彼德堡的同志節演出,我有和很多同性戀人士交談。如今他們要生活下去很艱難,這些野蠻的法律是一些人對他人刻薄、攻擊他人的工具,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我們應該尊重人與人之間的不同。假如一個人沒有傷害到你,你為什麼要去打擾他們?

10 年之後你們看世界的方式發生了什麼變化?

Julia: 對於我自己做過的每件事情——沒有遺憾,只有光明的和積極的想法。10年的時間過去了,我們都成長了許多——我的小孩開始上學——但過去的事情不會被改變。
Lena: 遺憾意味著感覺不好,我對於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沒有感覺不好。當然,我反思過去時,會有希望自己能做一些不同決定的時刻,但過去的事情無法改變,關鍵是要從過去學到點什麼。



《超速快感》10 週年紀念盤已由 CherryTree 唱片及俄羅斯 UMG 發行。

Diva Jan 201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俄羅斯女子團體 - t.A.T.u 音樂新聞頻道

俄國女子團 tA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