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進入電梯,上升到她旅館房間的樓層想找一個較安靜的地方, Shantel 在鏡中看著自己瞇起了眼睛。絕不要在電梯的鏡子看自己,通常都蠻難看的,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恐怖。『發現 t.A.T.u.』 中銳利的燈光,Shantel Van Santen,在一點都不矯飾小房間的燈光下其實看來是非常出色的,飾演 Janie,一個跟 Lana - 米莎巴頓所飾演,墜入情網的美國女孩。你一定要看看她的深藍綠色雙眸當中所散發出的熱情,就會了解到為什麼 Diana Crittenden,好萊塢的選角導演,曾為許多偉大的電影(包括麻雀變鳳凰)選角,會邀請她來為約菲的電影試鏡。

t.A.T.u. 中國歌迷 losttatu 中譯:


你可以從最最開始介紹你自己一下嗎?

當然。像是我從哪裡出生?在明尼蘇達州,是個很小的鎮,那裡幾乎每個人都是酪農。我在那裡住到我五歲。然後我們搬到德州在那裡一直住到二年前。所以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德州人。

所以你會有德州口音?

(笑) 這也不太壞,有時我會說 "You all" 像是 "Where are 呦 going?" 然後你就會注意到了。

但是,讓我們算算 ...在德州住了 15 年應該每個人都會這樣!

是的。最後我在去年1 月搬到加州。雖然我所有的阿姨,叔叔,祖父母都還住在明尼蘇達州和德克薩斯州。

在你的一些資料中說你是一名演員兼模特兒。那麼哪項職業是你較早開始做的?

我從15歲起就開始當模特兒了。直到去年前些時候才停止。我依舊會在這樣那樣的地方走一些秀,但是不多了——因為我很貪吃!呵!呵!好了,認真來做採訪。在我移居洛杉磯之後,我就忙於試鏡並集中在我的戲劇工作上。

當你移居洛杉磯之前你是否有過表演的經驗?

我在學校以及公共社團當中一直都有參加表演。當我還是青少年的時候,我上的學校是天主教女子學園,我們扮演了許多宗教中的角色。當我在移居到洛杉磯之前在達拉斯的時候,我上了Theresa Bell 的表演培訓班。她真的是一名優秀的導師!她自己就曾經拜師在Roy London的名下,我向她學習了三年。你知道,我不想成那些來到洛杉磯的女孩子那樣,成天口口聲聲說著:“噢,我想要成名!”卻不下任何苦功。我想要對自己的演技有信心,我想要知道我到底學到了什麼。

現在你來到了俄羅斯,參與了這部電影演出,你是否也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將要去往哪個方向?

當時我剛剛完成了一個電視節目飾演飛行員的角色,我的經紀人和經理和Diane Crittenden—一個傑出的,為羅蘭約菲的電影物色過不少演員的星探進行了會面,當我們討論完這部電影以及這個角色,她決定讓我見見羅蘭。一周後我到他那裏試鏡。之後再一個月的現在,我就身在了俄羅斯!

試鏡順利嗎?

我要說的是,羅蘭真是個與眾不同的導演。他會和你一起做功課,觀察你內心真正的情感所在,並且觀察你可以超越自己到哪種境界。我去他那裏和他一同溝通。我們做了很多改進,交換了關於這部電影,以及我的角色的意見。當我們討論完之後,我就就『發現 t.A.T.u.』 當中的一個鏡頭試鏡,很顯然地我做得很好,而讓我現在在這兒。

那麼多久之後他們決定選你擔任此角?

兩周後他們打電話告訴我,我將和另一位女孩一同主演這部電影。一周後我又接到另一通電話說:我落選了。當時我有點小失落…我想我得捲舖蓋到德克薩斯州去找份模特兒的工作了。然後,在週三的時候他們打電話通知我要準備好護照和證件去電影製片廠的辦公室。我當時就很疑惑:這是要幹嘛?他們告訴我說我又被重新錄用,確切的消息明天就會傳達過來。在週四的時候他們終於告訴我說我當選了!我激動得又是歡呼又是掉眼淚。在不到一天的時間裏我從休斯頓飛到了洛杉磯,再從洛杉磯轉機飛來了莫斯科。簡直是瘋了,這真是像坐雲霄飛車一樣!

這麼說,你說當你知道自己中選之後……真的哭了?

是啊!作為一個女演員,卻只閱讀了劇本的皮毛就讓我對這部電影燃起了熱情,當時給我們看的劇本內容真的是只有九牛一毛,你很難從中把握到角色的靈魂。我意識到,如今,我已經透過生活、學習以及培訓,我已經為這個角色做好了準備。就我來說,我和我的角色 Janie 之間有著許多的關聯。這個電影裏有太多的故事要告訴你們:一個講述力量的故事;一個講述如何處理你的過去所遺留下來影響你的問題的故事;一個關於愛的故事以及通過以上的這些來尋找發現、認識你自己的故事。我想要告訴他們每一個人,沒有哪一個人可以像我這般詮釋這個故事,因為沒有哪一個人有我如此這般的經歷!

你這樣說是否也意味著你和這個角色一樣,是一名同性戀?

我指的更多的是這個角色服用藥物這一點。我愛的一些人有服用、或者曾經服用藥物,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經……幾近……嗯……要離開這個世界了。而這部電影是有講述到同性戀。我喜歡的是異性。但是我不會像別人那樣,論斷同性戀。愛就是愛。不論你是從男性還是從女性中感受到它,不論你說的是俄語還是英語。這部電影採用大膽的方式來講述故事並且對這樣的呈現方式不以為意——就是用這種方式來反映同性戀現象。電影傳達的是:自由地去愛你想要愛的人——其實這是每對戀人都可能會面臨到的問題。這是關於兩個女孩為了認識自己是誰的電影。

根據劇本所述,你的角色 Janie 是褐色的眼睛。而你的是藍色的!你會戴隱形眼鏡嗎?

最初作家是說他們希望能找到褐色的頭髮和棕色眼睛的演員 ... 然後他們找上了我!所以我會維持我眼睛的顏色。其實,我的眼睛常換顏色,但是主要是青綠色。(Jessica: 說到這個,因為之前也非常納悶,為什麼茱莉亞的眼睛說是藍色,但又常從照片中看到是綠色?我昨天請問了空中英語教室的一位外籍老師 Vicky,台灣人應該經常從電視上看到她,她說她的眼睛也經常會變換顏色,會隨著所看的事物、或穿戴的衣服、及週遭的環境,映到她們眼中,她們眼睛的顏色就變了。我就問,那要填寫眼睛顏色時,你們都寫什麼,她說,就填最常出現的顏色!白種人很妙吧!所以茱莉亞眼睛最常出現的顏色是藍色!)

至週一為止每個人都在亞羅斯拉夫爾拍攝電影,那你呢?

我週五的時候去那裏旅遊了一番,之後我要一直進行拍攝工作直到8月6號,期間一周內工作6天後休息一天,工作 6 天休息一天,再工作 6 天休息一天…… (跟上班一樣。)

所以你在開始拍攝之前有一周的時間,對嗎?

對,我因此有機會可以到處走走看看。羅蘭要求我們去做我們扮演的這個角色會做的事情,像我們的角色一樣去生活。我這個星期就是在做這項工作。

你去了哪些地方?

我去了幾家夜店 - Dyagilev 啊!我不記得他們的名字 - 都是俄文!但是目前為止這只是某種「探針」。我們需要現在要去一家非常垃圾級的夜店!

你應該要求你的助理帶你去 Tochka 俱樂部!別忘記要穿得像個 emo 一樣。

很令人驚訝地,在電影 Janie 的風格是非常龐克的。我認為她代表了那些她只做她想要做的事,而不在乎人家怎麼想的那種女孩。她的風格就是她自己;她做出這種宣告。

你可以用一句話來描述你的角色 Janie 嗎?

唔,我辦不到。我來解釋給你聽:Janie 的轉變和成長貫穿在這部電影的始終。在最初,Janie 是個孤單的女孩子,非常擔憂和不確定自己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就和很多人一樣。我還記得在我的人生裏是如何度過這樣一個迷茫的時期。即使是現在,在有些時候,我依然會很茫然。所以,Janie迷失了自己,但是在她身上發生了一些事情,她開始懂得她可以選擇。而這點相信一些觀看這部電影的觀眾將會明白:是要選擇往高處走還是往低處流?是要選擇變得堅強還是變得軟弱?——你總是面臨著選擇。

從劇本上來看,Igor Desyatnikov 飾演你的男朋友……

嗯,Igor 是這部電影當中最大的秘密。整個故事中我最喜愛這個角色,這個角色對 Janie 來說是不可或缺的。順帶一提,說到選擇,他總是會給 Janie 選擇的機會。就好像是你肩膀上一邊站的是惡魔,另一邊站的是天使——你願意成為哪一個呢?

對你來說扮演 Janie 這個角色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肯定是吸毒了。我從沒吸過毒。我們當中有毒品指導師。我問了他所有千奇百怪的問題!不過這些問題都是類似於問:(吸毒後)我該怎麼晃動身子?我的眼神應該是怎樣的?我的手應該怎麼動?還有一些較不重要的問題是:吸毒後我的感覺會是如何?Janie 的感覺會是如何?Janie 吸毒是因為她想要遮掩她的傷痛,想要填補隨著劇情的發展她感受到的越來越深的空虛。但是吸毒是絕不可能填補你生命當中的缺失的。吸毒不會讓你離世的親朋好友回到你的身邊。這點是需要告誡各位的。

對於劇中的台詞你是否想過要修改?

在一開始沒有。但是自從羅蘭,作者,Mischa和我看過了整部劇本後,我們都從角色中獲益匪淺。我經常會說:“Janie 才不會這樣說話!”或者 “Janie 會把他給撕成碎片!” 我們有機會根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參與到劇本的修改工作中來,這實在是太妙了。

當你來到俄羅斯時你是否大吃一驚?

在一開始並沒有。大家在這個漂亮的旅館非常友善地說著英語。但是當我有天去購物中心的時候我才開始吃驚——沒有一個人說英語!有次我在雜貨店買香蕉,但是我不知道需要將香蕉放在秤上稱重後再付款。那個收銀的婦女以為我聽得懂她在說什麼而衝著我大喊大叫!我當時好像……好吧,別買香蕉吧,去買別的吃的去。哈!哈!

t.A.T.u. 是電影中重要的背景人物,你是否已經熟悉彼此了?

是的,我們一起吃過幾次飯,還在一個晚上一同去卡拉 OK。我並沒有和她們聊很多,但是她們真的是非常親切率直。她們 14 歲的時候我就注意到她們了。而那時候在美國的我也正好 14 歲(所以同齡嗎?)。我總是喜歡聽不同風格的音樂,而不喜歡聽芭樂的流行歌曲——我在我的學校是唯一一個擁有她們 CD 並且聆聽過每首歌曲的女孩子。我認為 t.A.T.u. 之所以會風靡全球是因為她們傳達出了每首歌的精髓都在於追求自由的一面,對那些仍維持著純真心思相信的人而言。

你的助理說,你今天上了聲樂課,這是否意味著,你將在這部電影裏獻唱?

啊,他洩露了我所有的秘密!瞧,音樂是聯結 Janie 和 Lana 的另一道橋樑。而我正在學習 t.A.T.u. 即將出爐的新歌,因為這首重要的歌曲將貫穿電影的始末,而在電影的某一段我將哼唱這首歌曲。對我來說,要在別人面前唱歌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不是因為我的聲音難聽,而是因為與演戲相比,唱歌我比較沒有把握。Mischa 和我還有上舞蹈課程。羅蘭希望我們表演這些的時候可以感覺很自然,並且盡可能地在我們塑造角色時候挖掘出更多的東西。

聽起來羅蘭就好像是他們說的那種“演員的導演”。你同意嗎?

事實上是這樣。他的確很不一般。他用他自己的方式傳達一些東西給你。他用他自己生活的經驗和他自己的故事來啟發你。

他和我們一道做功課以確保我們投入了感情和真誠在表演當中。我相信他想要通過這個故事來啟發和引導他人。當我持有的熱情和別的演員的熱情相等之時,羅蘭定會用他的熱情將所有人的熱情相乘。這是羅蘭不知何故而能做到的魔法!

如今,當你面對一些媒體的時候,你可能感受到了外界對於這部電影所持有的懷疑的態度。這會讓你覺得有困擾或者心煩意亂嗎?

我非常高興人們對這電影有如此多的懷疑:這樣,發現t.A.T.u.就會帶給大家更大的衝擊。這也是個更大的挑戰。我想說:就等到你們看到這部電影,等到你們看到我們投入到這部電影當中的的情感,等到紙上的文字鮮活成真實的人物出現在螢幕上吧!我對這部電影熱情十足。這是一次夢想的成真,而我是何其幸運可以完成這個夢想!


Source:TATU.RU


來源:t.A.T.u. 音樂新聞頻道討論區

創作者介紹

俄羅斯女子團體 - t.A.T.u 音樂新聞頻道

俄國女子團 tA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