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04 2007【【官網 - 媒體新聞區】 

RAMCO 製片 Sergey Konov 專訪




俄美合資的電影公司 RAMKO 的辦公室,相當地融入蘇維埃風格的「Mosfilm 攝影棚」。而 RAMKO 本身也同樣的融於好萊塢電影工業 - 在成功地以若干電影打入了美國市場後,製片 Sergey Konov 開始進行以 A. Mitrofanov 的小說「TATU 回來了」為原著而拍攝的電影。


電影會延用小說的名字嗎?

不,我們會做變更。目前草擬暫定的標題是「發現 t.A.T.u.」


塞奇,你是怎麼知道這一則「t.A.T.u 的故事」電影的?
這沒什麼秘密,非常簡單。在莫斯科國際電影節有個我們電影的一場首夜公映。那ㄧ天有很多人,和以往一樣 ...Alexey Mitrofanov 也是賓客之一。他在電影結束以後跟我聊天(我們以前並不認識彼此),說了很多它的好話,我們交換名片。過幾天後我們又再見面,他告訴了我也將他的小說「 t.A.T.u. 回來了」帶著。


你的第一印象?...
其實,甚至在我開始讀手稿以前我就開始喜歡這個想法。青少年ㄧ直都是個不錯的主題。 t.A.T.u 參與其中則是更好。我並不是 t.A.T.u. 歌迷。我已經有特定的音樂口味 - 我已經 50 歲了!但是我非常清楚地記得無意間曾看到她們在 Eurovision 歌唱大賽 時的表現 - 而且我也很喜歡。真的,她們很棒,我必須很坦白地這麼說 ...

自那時候起,我,跟很多人ㄧ樣,發現她們是個很獨特、而且在西方和東歐都非常成功的一個樂團。這個事實就足以讓我們對它感興趣。


你看了原著嗎?
當然。以及你知道 ...基本上,它其實不算是文學。我喜歡這個想法,我的意思是說我喜歡它的原創精神。但是說實話,我並不喜歡它的呈現方式。雖然,呈現的手法是一種主觀的判別 ...


所以你不喜歡它呈現的方式,但是你仍然要拍這部電影?
是的,當中的元素就已經夠了,我們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


Mitrofanov 會不會不高興你不非常喜歡他書中的「結構」?
Alexey 做得很好,他完全授權我們更動的權利。Ramco 簽署協議時就聲明我們可以改編、拍攝「 t.A.T.u. 回來了」。


所以你們有權這樣做?
很久以前就有了。


真是奇怪 Alexey Valentinovich 居然這麼輕易就同意讓你改編他的書。他真的知道這部電影將是美國團隊及美式的手法來拍攝嗎?
Mitrofanov 知道我們不只是要為俄羅斯拍出ㄧ部電影,我們的目標乃是要拍出ㄧ部成功的、國際市場的電影。那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拍出ㄧ部在國際市場上也是高品質的電影。那意味著,我們需要一個美式導演,好萊塢明星和西方的編劇來寫劇本。事實上,劇本的書寫風格,在俄國和美國電影裡是很不ㄧ樣的 ...


哪裡不ㄧ樣?
幾乎所有撰寫俄國劇本的都會忽略掉電影中戲劇化的元素。


劇本跟原著差很多嗎?
差別相當大,我們改掉書中所描述的陰謀計畫。我們還變更了主角的個性,其中一個人的個性徹底被改掉了。書的其中一個主角改成美國人,第二個女孩則仍然是俄國人。我們改變了在她們的關係中所強調的部份:會是各自互補相反的個性。其中之一的個性是柔弱的、溫和的,需要人關心的。第二個則完全相反:有目標,個性銳利,幾乎接近魯莽,領袖氣息。她們要對抗的是存在她們關係中的障礙,只有團結一氣才能做到。


看來主角好像幾乎是雙倍的 Volkova 和 Katina ...
事實上 - 沒錯。的確, t.A.T.u. 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這部電影中女主角個性的範本。


你,身為一個製片,在這部電影中有沒有你自己的角色範本?
其實,很久以前我曾有個不錯的想法 ...

傳統上,尤其是今天,俄國電影,主角的個性不會為劇本而改變 - 電影更是如此 - 這些特色從開始到結束都相同 。最明顯的例子 - 電影「絕地再生」讓很多人都覺得很無聊。這是錯的,去重拍ㄧ部像是 30 年前發行的 Lindsey Anderson 的電影一點都不有趣 - 「走運男人」!那是部偉大的電影。我現在看來依然很愉快!那部電影在結構上非常接近這一部「發現 t.A.T.u.」。不同的是我們有 t.A.T.u. ,還有她們的音樂,而在 Andersen 的電影他們也有傳奇音樂家 Alan Price。


t.A.T.u. 正在錄製新專輯,你會放到電影中嗎?
不僅僅「會放到」:第三張專輯的大多數歌曲都會成為這部電影的原聲帶,我們跟樂團簽約時合約中就有寫。這部電影是從字面上是說『伴隨著 t.A.T.u. 音樂的愛情故事』。當我知道,第三張專輯將會是 t.A.T.u. 的新階段及新型態的起點 - 這是相當可以理解的。Yulya 和 Lena 不再是女孩,而是年輕的小姐。不僅僅是她們的外觀改變了,她們的性格、風格也在進化,這所有的一切都會反映在音樂上。我所聽到的試聽帶也印證了我的想法。她們表現的方式愈趨認真、更成熟。當然, t.A.T.u. 貫有的坦承及熱情元素依然都在。


我想應該是一個『伴隨著 t.A.T.u. 音樂的血腥愛情故事』 ... (← 這句好笑)
為什麼會血腥?


因為根據書中的情節,是二個未成年的女孩殺死其中之一的母親 ...
是,這是很可怕的,當然 ...在這種狀況下,的確這在螢幕上看起來好像很假。所以電影裡沒有謀殺 - 而這也是美國和俄國電影術之間的差異。俄國電影人是很殘忍的,一些最近俄國電影可資證明,但同時,我們也不會忘了指控美國電影那些過度的暴行及暴力。 (意思就是說俄國人根本就是在鱉笑龜無尾巴!)


根據劇本所述,有人會死?
總是有人得死,你會知道。


「發現 t.A.T.u.」的觀眾市場是?
我們想為青少年拍出一部電影 ...但是我認為較年長的世代來看也會很好看。電影背景是發生在現代,我們大家都在。這一次 - 一如任何其他的世代 - 都是獨特的。對照出我們豐富的一生 ...

對所有的世代和社會來說,這樣狂野的事情就是會發生並且在停留在渾沌不明的狀態,很多片段可視為超現實主義的表現,這在「發現 t.A.T.u. 」是很重要的表現方式。


是,這倒是真的,成人的觀眾總是不了解年輕人 ...
那就是為什麼大家總是對有關年輕人的故事感興趣!以古典文學為例,例如。托爾斯泰的永垂不朽巨著 - 『戰爭與和平』中的 Pierre Bezukhov 。請注意,Pierre Bezukhov 就是二十歲!


書中有很多色情的片段,您計畫如何在電影中安排它們?
都會在,不會像書中那麼多,書裡面幾乎每一頁都是。一般而言,書中幾乎所有的角色都在喝飲料,抽煙,吃一大堆派(因為冰箱中總是有ㄧ堆的派)和性。實在是太多了,當然 ...我們試著較不那麼誇張。然後,每個場景都會盡可能優美地、優雅地拍攝,至於最無害的接吻鏡頭則可以用最通俗的方式拍攝。總之 - 一切都看我們要如何呈現,如何呈現是一種藝術。


我們已經知道電影要由羅蘭約菲導演。找他當導演的部分原因是你曾與他攜手合作過,對嗎?
是的,「發現 t.A.T.u.」將是我們跟羅蘭合作的第二部電影。這很不錯,我們知道彼此,找一個新導演總是像一隻在袋中的貓。導演能有智慧地製作電影對製片來說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們知道約菲的工作方式,他的節奏,他的要求 - 我們也會知道得到的成果是什麼。 (← 能控制預算的導演對製片非常重要,拍一部預算超支到無底洞的導演,在還不知道拍完後的票房結果前,是每一個製片的惡夢!)

所以,跟約菲合作是愉快的嗎?一點都不,羅蘭是很難纏的。他的複雜性 - 但也同樣是他的主要優點之一 - 他不容易妥協。如果我們一開始同意某些事情,那就意味著那它就該要那樣做。劇本核准之後,即使更換一個非常微小的細節都是不可能的。這在製作電影時困難相對就產生了,我們常常不能將一些較貴的道具換成較便宜的替代品,或是較簡單的東西取代較複雜的東西。但是就另一方面來說,這樣也是好的 - 因為我們得到的質量也不是次級品。


完全不可能妥協?!
妥協只有在一開始是可能的 - 例如,還在寫劇本的時候。但是當我們接近開工的時候 - 就不能妥協了,事情就是要這樣做。在約菲羅蘭這種理念下,他簡直是一個怪物。但是我們不怕他,我們與他攜手合作。


某評論家描繪約菲的風格用這樣的隱喻「一個患有重度氣喘病的導演」。你同意嗎?
我不這麼認為。羅蘭 - 是一個很認真的導演,有清醒的頭腦,是個飽學之士。長久以來,他也是現代電影當中的經典。順便提一下,我非常驚訝他的對我們的俄國的歷史是真的有濃厚的興趣!事實上,他也有一個 16 歲的女兒,所以也許他也有青少年的問題在困擾著他。當我一跟他提到我關於 Anderson 的電影「走運男人」的想法時,他非常興奮於這兩部片子當中平行之處,居然這也是他最喜歡的電影之一!


拍攝地點是哪裡?
主要是在 - 在莫斯科。我們會在洛杉磯大約一個星期。


你已經認識了 Lena 和茱莉亞嗎?
是的,有。而且也知道了很多事。


你的第一印象?
我對其感到驚訝的首先是 Lena 的英語,她的英語非常流利,發音也很好。但是她說話時的態度讓我印象更好 ...她真是一個非常優雅的年輕女性,拍攝時要真正詮釋出她很難!這真是一件很怪的事:如果你看一下 t.A.T.u. 的 photo shooting, 跟性感不已的 Volkova 比起來,相對的 Lena 看來非常的簡單。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她卻一點都不簡單。Lena 散發出非常愉快、親切的氣氛。我們要學學如何好好地拍攝她,去學習如何在電影中詮釋出 Volkova 和 Katina 的磁力出來。


關於 Yulia 呢?
Yulia 非常喜歡拍照,而攝影師也非常喜愛茱莉亞。Volkova 非常上鏡。一般而言,茱莉亞和 Lena 本人都很親切 - 也很專業,這一點非常好。當然她們受歡迎的程度也說明了她們的專業度。


跟這樣的明星合作會不會很困難?
你知道,如果有一種方式可以安排我組織一個團隊,我就會考慮她們是我團隊的人,沒有別的選擇。而且我的人 - 他們都會是最棒的!真的!這是一種團體合作的事情,可以說 ...就像這樣跟 t.A.T.u. 在一起。 .. 對我來說,首先她們是我的團隊,不是明星。我聽過不少茱莉亞和 Lena 的事。我聽說, Lena 喜歡閱讀,茱莉亞則只讀餐廳的菜單,以及一些其他的事情 ...我推測她們的個性是完全相反的。但是我不預期她們有那麼不同。

Jessica 中譯。

Source:TATU.RU


來源:t.A.T.u. 音樂新聞頻道討論區

創作者介紹

俄羅斯女子團體 - t.A.T.u 音樂新聞頻道

俄國女子團 tA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