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6 2007 【官網 - 媒體新聞區】

以愛來對抗暴力 / 俄國 萬歲! 雜誌 Love Against Violence / Viva!, Russia, #1, January 2008



Losttatu
中譯:

t.A.T.u. 錄製好了全新的大碟,也拍攝了最新的 MV — 這一切都發生在 Yulia 第 2 次懷孕待產的期間內!這次的 Viva! 雜誌專訪將給你們帶來驚喜——原來年輕女士看待問題比我們想像的要深遠得多!

對 Lena 和 Yulia 的專訪——就在今天出版的 Viva! 雜誌。

來源:TATU.RU

Original Source: Любовь против насилия / Love Against Violence / Viva!


Jessica 中譯:


你們的新專輯目前狀況如何?


Lena:我們是在美國跟莫斯科開始我們的專輯進度,在倫敦配音。這花了十分長的時間,但是結果很棒我們也很滿意。新專輯仍有濃厚的 t.A.T.u. 風格,不全然是搖滾,但也不是只有流行,風格介在兩者之間。但是音樂方面,我認為,樂風較愉快多了,也許有幾首不是。

Yulia:專輯的確延續著我們的風格,但是多加了一些微量的電子音樂,也有一些緩慢的抒情歌。我想每一張我們的專輯都是我們當時的產品,反映並記錄著那段時期的感覺和情緒。


懷孕有影響你的工作嗎?

Yulia:肯定會有,其實在我整個懷孕期間仍然定期往返美國,而專輯最後的決策工作則在莫斯科執行,因為醫生擔心在這段期間(7-8 個月)讓我飛行。但是也許我們會設法在 12 月 25 日發行我們的專輯,如果我們來不及發的話 - 那就會發行一首單曲,專輯則會等我的寶寶誕生之後發。我們會再看看。可以說在我整個的懷孕期間都是很忙碌的! (註:後來官網公佈專輯決定改在 2008 年的 4 月發行)


新專輯中有什麼是你們準備給歌迷的驚喜的?

Lena:我覺得驚喜是不該說出來的,否則就不能算是驚喜了。當然,新專輯總是意味著新音樂。

Yulia:驚喜?我們可是拍攝了一部超過大家預期的 MV ,希望會碰觸到人心以及激發情感。專輯名稱「廢物管理」,已是意味深長得很。在我們前一張專輯「Ludi-Invalidy」 (俄語版危險關係) 就已經碰觸到一些最嚴肅的主題,這一張也是,我們討論人心內在當中的一些負面情緒。但即使標題是如此,這張專輯談論到的主題僅是道德層面的,沒有跟實質上的缺陷或是與生態上有任何關聯,我們絕對不想得罪任何人,還有標題「廢物管理」焦點著重在所有社會上會產生負面影響的東西,是人所導致的負面能量,所有負面的東西,一些首先我們自己就不喜歡的 - 那就是我們在做的,我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更好。當然,這也是某種策略,因為一些專輯名稱像是「我愛你」或「你是我的世界」實在是老掉牙跟陳腔濫調極了!你無法再用溼答答的頭髮在一支美麗的 MV 中去使觀眾驚訝。 (她在指 All The Things She Said 嗎?)

嗯!有了足夠的震撼。但是看在話題的份上,話題其實對我們現在而言已經不重要了,我們想要在作品的創意上更進一步。確實當我們是 14-15 歲時是需要的,它適合當時我們的年齡。但是我們長大了,我有一個家庭,很快就要有第二個小孩。我們不再是摸索或在鄉下巡迴演出的年紀了,所有的能量都要用在有創意的作品上。我們想讓人驚艷的是我們的音樂,不是特別為此發明出一些、而是我們內在就有的東西。我們集中精力在現場演唱也在我們的音色上做改進。


但是你的 Video 也是很霹靂的啊!不然我們在「Beliy Plaschik」Video 中該看到什麼?

Lena:那是一支必看的 video,而且也反應出要反應的東西。不需要過份寵愛它,我認為啦!MV 是在洛杉磯拍攝,跟「Lyudi - Invalidy」(俄版危險關係),「我們跟全世界」、「朋友還是敵人」是同一個導演 - 詹姆斯 Cox 和他的團隊。總而言之,這些事情在美國做會比較好,Video 拍出來後也很棒,它的作者也載譽而歸。詹姆斯告訴我們他也超越了自己。我們也大大地對我們的作品感到滿意,雖然這很少在發生在我身上, 因為我是極度自我批判的。

Yulia:Video 的主題是相當不容易和具煽動性的:終於我的女主角,跟我一樣是懷著孕的,被射殺了。

當 Video 播放後,我們聽到很多非常不同的觀點和評論、反對等等。我們在安排情節時,我們的重點不要暴力,但是反其道而行。我們是用相反的方式來表達:我們反對暴力,我們反對怪獸和暴行,那就是「廢物管理」。順便提一下,這是第一支我們不飾演自己的 MV。通常我們 MV 的形象都很適合真實的 t.A.T.u.,但是這次不是。


歌曲的作者是誰?

Lena:我們逛到我們的歌迷在論壇上發表的一首詩。我們認為它的文字性很強,應該為它寫一首歌。沒人對歌詞有任何疑慮,因為這首詩是非常「t.A.T.u. 」的,它很適合我們的想法和也很適合我們的專輯主題。這首歌是很認真和隱喻性的,不是類似那種「你一聽就瞭解」的。不,它需要聆聽和仔細去想。 (是啊!我快想破頭了。)

Yulia:有一個才 16 歲的女孩,寫了「Beliy Plaschik」。她叫 Masha Maksakova,還是一個學生,住在聖彼得堡。這詩並沒什麼排序,只是她的感覺和情緒,音樂和編曲則由我們固定的製作班底所創作。對我們而言,這是一個很好的例證每個人都可以因為他的才華而成功。她的作品字句中所表達的其實非常接近我們在做的事,而且我也認為我們與名不見經傳的的詩人攜手合作的事實也是很具煽動性的 ...


電影「發現 t.A.T.u.」也是很具煽動性的嗎?

Lena:Alexei Mitrofanov 寫了一本小說「t.A.T.u. 回來了」,然後跟電影界的人討論此事,聽到的人覺得以這個故事為依據拍攝一部電影的主意不錯。這是一個兩個女孩的真實故事 - 我們的歌迷,她們相遇,之後她們之間的感情也滋長,懷著她們對我們音樂的熱愛為背景。我認為這部電影相當有魅力。我們飾演自己,我們的部分是簡短精彩的,但是t.A.T.u. 的作品會貫穿整部電影。例如,主角經常拜訪我們製作人的閣樓(順便提一下,在這部電影中的製作人不代表真正的前製作人伊凡,而是一個整體的製作人形象),他們來到我們的演唱會。我們專輯中的歌會放在這部電影的原聲帶中。還有個想法是以這部電影的一些花絮鏡頭來拍一部 MV,但是仍在討論中,電影的首映計畫在春天的坎城影展。還有一件事情是很確定地:這部電影應該會很有趣。電影的導演 - 羅蘭約菲 - 是全球的佼佼者,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我們已經看見的部份的確非常的專業。米莎、 Shantel(米莎巴頓和 Shantel Van Santen - 好萊塢女星擔任主演), Olesya Sudzilovskaya, Alika Smekhova - 每個人都演得很棒也很順利。亞歷山大安東里維契非常稱職地飾演了我們的製作人。

Yulia:這是我們第一次拍攝一部正式電影的經驗,對我們來說是很有趣的。

當然,我們在小時候曾經在「Eralash」演過兒童劇,但是大螢幕的電影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那不是一個兒童劇,世上最受矚目的明星都牽涉其中。電影也是相當矛盾的,很難去分辨是好人還是壞人。電影中的故事情節跟書中會有一點不一樣,書中更接近現實生活。它是指人在過日子時有一些你沒有注意的地方。有關自由,關於獨立自主,關於愛 ...


t.A.T.u. 的未來是什麼?你們會有單飛的計畫,或是你們會繼續共同合作?

Lena:當然,關於獨唱我們也不是沒有過這樣的想法,但是我們肯定是沒有單飛的打算。我們沒有爭吵,我們認識彼此持續 12 年了,我們在一起覺得很自在。未來如何 - 我們會看著辦,但是我不認為 t.A.T.u. 是我們最後的工作。 不是沒有可能同時製作獨唱的作品,但是這不意味著 一 俄羅斯女子團體 t.A.T.u. 破局。

Yulia:八卦報寫這些寫得煩不煩啊!你想想看:我們幹啥要分開?我們有非常多歌迷,他們喜歡我們和我們的作品。此外,還有很多想法在我們腦袋裡想要在未來創作出來,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我們不深思熟慮就發表這些好點子,它就會被我們自己親手毀掉。記者寫關於我們的東西可多了:我們幾乎跟每個人約會,我們跟很多人結過婚,一堆有關這些、那些的醜聞 ...我想跟每一個人說,如果誰有這樣像是" t.A.T.u 她們真的是 ....?" 的問題的話,我認為,最正確的答案僅在我們的官方網站上。

順便提一下,我們和我們的官方團隊創造出一個網路上的虛擬真實角色- 知情人士,他有一個 部落格 在我們的網站上。他是非常可靠的消息來源,他最近開始在寫一篇 "t.A.T.u. 一段不為人知的真實歷史",而這可不是傳奇故事或小說創作。


最近在俄羅斯不容易碰到你們,它代表著你們計畫繼續在西方發展歌唱事業嗎?

Lena:你知道,是的,我們在西方國家很受歡迎,歌迷在等著新專輯,新歌曲,但是我們畢竟是俄羅斯人,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們在這裡出生,在這裡長大。我們與西方國家唱片廠牌攜手合作,我們也計畫繼續與他們合作下去,但是俄羅斯 - 是我們的國家,除此之外,我們不可能去任何地方。

Yulia:老實說:在美國工作比較好 - 那裏專業水準的錄音室,在這裡可是要花上不可思議代價才會擁有。但是我們不打算住在美國或國外其他地方。我們不會離開任何人也不會去任何其他地方。如果我們在那裡工作(錄音或拍攝 MV),並不代表我們要移民,完全不是!


你們現在在戀愛中嗎?

Lena:我一直都在戀愛中!(笑)。我現在有一個男朋友。

Yulia:帕維斯 - 我人生中第一個認真交往的男人。過去我有很多謠言和八卦,我從不對媒體回應任何評論,因為認識帕維斯之前沒有那一段感情是認真的。我們現在共同生活,很快就會有個寶寶,我們計畫在今年夏天辦一個婚禮。這是一定的,每個人都有過去,在認識帕維斯之前,我無法對任何人說出這樣的話。


戀愛會影響你們的創作嗎?

Lena:我不能說它的影響強不強烈,唯一的事是我們去巡迴演唱,我很想念我的媽媽,而現在我也想念我的男朋友。戀愛的心溫暖了你:當你歌唱時也包涵了你個人的感受。愛,悲傷,感情 - 這些對都會影響你的作品。

Yulia:我是在懷孕中錄這張唱片的。通常兩人世界中的關係常常是一個愛人,一個則允許你來愛我 - 有點像是個遊戲。要找到和諧的平衡是不容易的,它很難得發生。但我跟帕維斯一起找到了。我們兩人都有過去的負擔,我們兩人也都有小孩,但是我們找到了彼此。隨年齡的增長你開始會珍惜人與人之間不同的優點,你開始會留心,保存,試著不僅僅是擁有你的「自我」而也去建立一個家庭。當我愛著某人而我也覺得被愛,還有什麼更棒的呢?它絕對會正面的影響到我們的作品。女孩們,絕對不要為了去追逐一個不愛你的人而為他哭泣。

這只是碰巧他不是對的人!當時間到了時你絕對會遇到那個你該愛的人,而他也會愛你,然後就到達了和諧的境界,事情都有它該來的時候。


Yulia,你的大女兒 Vika 在等著她的小弟弟嗎?

Yulia:Vika 已經 3 歲 2 個月大了,有時她會忘記她就快要有一個小弟弟。她看著我的肚子說:「媽咪吃太多了,她有一個大肚皮」。我有很多工作,但是只要我不工作就都跟她在一起,她喜歡帕維斯。在照顧 Vika 上面,我也必須對我的父母深深感謝。無論從那個方面看,我的女兒都是我的一個翻版。我把我的嬰兒照放在她的照片旁邊,我媽告訴我:感覺好像我們再把你養大一遍。


來源:t.A.T.u. 音樂新聞頻道討論區

創作者介紹

俄羅斯女子團體 - t.A.T.u 音樂新聞頻道

俄國女子團 tA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